当前位置:首页 > 话题作文 > 抒情作文 > 正文
文章正文

与农村婶婶激情

话题作文 > 抒情作文 > :与农村婶婶激情是由小学生作文网(www.artbybryna.com)为您精心收集,如果觉得好,请把这篇文章复制到您的博客或告诉您的朋友,以下是与农村婶婶激情的正文:

第一篇:《婶婶》

婶婶

婶婶,是中华文明中一个神圣而亲切的称谓。我的婶婶是一个神奇而非凡的女性。在临泽县新华镇大寨二队,如果有一个女人能独自种好十多亩庄稼,田里的禾苗绿油油的泛着黑光,这个人,就是我的小婶婶李淑珍。

我的小婶婶是一个对生活充满激情的人。心情总是愉快的,因为她对生活充满了期待与惊喜。不管生活中出现多少困难,她都有勇气去战胜。

婶婶独自撑着一家三口人的基本农活,从不给在外赚钱的叔叔丝毫思想压力,总是让叔叔轻装出门,安心在外工作,每次叔叔在优秀的工作收获后,带着厚厚的钞票的回家途中,总是思念、感动着婶婶的辛苦与能干。

如果说十几亩的庄稼是我的婶婶能干的一个侧面,那几头肉牛,满园鸡鸣,俊驴嘶鸣更是我的婶婶的一大功绩,每天的饲料饮水,铡草添草,驱虫防疫,清理圈舍更是有条不紊,井井有条。

小婶婶不但吃苦耐劳、力气大,干活巧,还有一颗深明大义,明辨是非,善良淳朴的心。那年我九岁,腊月里,婶婶带我到城里去卖年货,做小买卖。年轻的婶婶带着九岁的我在北方凌冽的寒流中瑟缩着,期待着。可是,那天我们的年货在嘈杂的人群无情的抛弃中,销售总额只达到了人民币3元钱,婶婶在紧张、失望中咬着牙,给我那期待的眼神毫不犹豫的提供了2元钱,当一碗2元的凉粉我咂巴着嘴吃的时候,问向一边看着我黯然神伤的婶婶,婶婶你怎么也不买一碗吃,

婶婶笑着说,她不想吃,我信了,很多年之后才明白,那是一碗多么珍贵的凉粉!

新华镇大寨村有一个广阔、平坦的露天空间;一个大寨子村民点亮梦想、展示梦想、关注梦想、助推梦想的地方---大寨子广场;一个备受村民称道的地方;每个夕阳高悬,繁忙的农活结束的一天,总有一小部分具有现代意识,思想开明的先进民众聚集于此,极具动感的音乐中,活力四射,激情澎湃的人流中那个梳洗清爽,衣着利落时尚的人,不用怀疑,你也知道那就是我的小婶婶。

小婶婶不但庄稼种的好,犁地、耙地、除草、撒农药更是样样出色,当三轮拖拉机冒着有力地烟柱在村里大道上卷着尘灰轰鸣飞驰中,那个神骏无比、技术精湛的女司机满载

着一车的喜悦与收获,让人不得不对我这非凡的婶婶充满敬意!

如果说互联网络是现代社会信息的进步象征,电脑是现代生活的必备工具。在西北农村现实生活中有手机的人已是不足为鲜,但是懂得在网络上能用即时聊天工具,查阅资料讯息,丰富物质文化生活的人,我的小婶婶毫无疑问是精英领军人物。

婶婶爱时尚,却从不胡花钱,她很会过日子,却不吝啬抠门。她很爱叔叔却表现得很含蓄。当她知道堂弟方方在兰州工作刚刚起步,不但不像那些不知道进退的人一样去给方方施加压力,还很大度的寄钱给堂弟,当方方犹豫不要的时候,婶婶坚定的说:“儿子,猪肉虽肥,可初下锅炒还得放些清油,这样锅才不会粘,才会榨出油来,炒的菜才好吃”。当秋天还未到来的时候,心灵手巧的婶婶已经张罗着给憨厚

第二篇:《乡村记事》

乡村记事

失踪的礼金

□陈爱玲

前些日子,堂弟结婚。婚宴过后,账房先生核实完礼金数目后,连同礼单一起交到婶婶手里。婶婶接过来随手把礼单放进抽屉里,把礼金放在一个妥善的地方保存,又招呼客人去了。 等送走客人,把院子收拾干净,已是午夜时分。婶婶睡意全无,兴奋地拿出礼单让叔叔看,并转身去拿礼金。“咦,礼钱怎么没了?”婶婶大惊失色。

与农村婶婶激情

婶婶的每一根神经都紧绷起来,她把能找的地方全都找了

个遍,泪水似泉水涌出,她无力地坐在沙发上,白天的一幕幕像电影一样回放——张三来这屋取过红纸、李四来搬过板凳、王五来拿过饮料„„

“哭啥呢?是我把钱给采购员进货去了!”身为私企老板的叔叔边看礼单边说,“明天一早他要出差,当时没顾上和你说。”

“你咋不早说?!”“不等我说你就哭起来了。”叔叔答道。婶婶止住了泪水,当然对叔叔少不了一番抱怨。

在农村,伏天晾晒棉被已经形成习惯,婶婶也不例外。那一天,当婶婶憋足了劲儿把最后一床被子搭到晾衣绳上时,哗啦啦,钞票天女散花般飘落一地。婶婶瞪大了眼睛,惊呆了。猛然间她想起来:当时为保险起见,她把礼金塞到了被子里,过后竟然忘记了地方,真是老糊涂了!

瞬间,我明白了叔叔善意的谎言。

啼笑皆非

丢东西

□华巧玲

傍晚,我在楼下花园的凉凳上坐了一会儿,喝了一瓶可乐便起身离开。

刚走了没几步,就感觉身后有人拉我的衣服,我回头一看,是刚才坐在我旁边的小男孩儿。小男孩儿羞涩地说:“阿姨,您丢东西了。”

“什么?”我摸摸口袋,下楼的时候没带钱啊,于是笑着对小男孩儿说,“小朋友,你认错人了,阿姨没丢东西。” 小男孩儿固执地摇摇头:“不,阿姨,就是您丢的东西,我看见了。”

我更纳闷儿了,下楼的时候,除了拿着一瓶可乐,我什么也没拿啊!

只见小男孩儿拿出身后的可乐瓶子:“喏,阿姨,这就是您丢的东西。”

我羞红了脸,接过瓶子,尴尬地说:“谢谢你,阿姨以后再也不丢

市井写真

回 报

□杨殳

玉得了胆结石,做微创手术不太成功,后来胆被切除了,之后,玉一吃过饭就往厕所跑。玉曾找中医调理,但没什么效果,索性不理,如此,七八年后,玉已习惯。

一日,玉从小区门口过,一个头发花白佝偻着身躯的老翁正蹲在路边叫卖小米,两大袋子小米放在一旁。老翁满头大汗,声音嘶哑,小区里人来人往,却没有一个人上前。

玉动了恻隐之心,觉得老翁这么大年纪了可真不容易!她上前看了看小米,质量不错,价格也算公道,就买了20斤拿回家。

玉正在家里做饭,爱人回来了,肩上扛着东西,玉一看,竟然也是小米!爱人说在小区门口买的,20斤,老先生不容易。 时值夏日,40斤小米可不少,他们家早喝小米粥晚也喝小米粥,整整喝了两个月,总算把小米吃完了。

小米还没有吃完,玉惊奇地发现:自己一吃过饭就往厕所

跑的老毛病没有了!

老中医说,是连续两个月的小米粥把玉的肠胃彻底调理过来了!

此后,玉的老毛病再未发作过。

五味人生

别样的幸福

□杨鲜红

我在东升一小工作已经十几年了,每年的生日,我都会像全校所有老师一样收到一份珍贵的礼物:一句真诚的祝福和一个大大的生日蛋糕。这礼物来自校长,它让我们体验到了一种别样的幸福。

其实,十几年来,属于我的蛋糕我一个都没有留给自己享用。因为我父亲的生日跟我的生日离得很近,只比我早11天,所以每年到父亲的生日时,我都提前把蛋糕取出来孝敬他老人家,并告诉他这是校长亲自订的。全家人都会感受这蛋糕的非凡意义,在感动中品尝这个蛋糕。

第三篇:《高三阅读材料——乡村与文明》

“让居民望得见山、看得见水、记得住乡愁”—如此通俗而深情的话,出现在近日召开的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中,触动着无数人内心深处的柔情,也戳中了一些地方城镇化发展的软肋。城镇化,一个国家走向发达的必由之路;乡愁,每一个“少小离家老大回”的游子共同的精神寄托。将来,我们的“乡愁”何处寻觅?

每天消失80个村落

一棵老树、一间老屋、一出家乡戏,或是一泓碧水……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根脉、灵魂和风韵,每个地方的人也有着独特的“乡愁”记忆,现今在一些地方却被“跑偏”的城镇化列车碾得支离破碎,曾经的美丽“乡愁”变成难以释怀的“乡痛”。

“最近十年,我国每天消失80个村落!最近三十年,4万多处不可移动文物被毁灭!”民俗专家、文联副主席冯骥才疾呼,“他们被切断的不只是一段历史,还有世代积淀在那里的特有的文化与习俗、与生俱来的劳作习惯与天人关系、土地里的祖先及其信仰,以及中华民族文化的‘根性’!”更普遍的,在许多地方,城镇化被异化为“大拆大建大手笔,高楼大厦平地起,各种园区扎堆聚,CBD扮靓GDP”,传统文化却一再被边缘化。

城镇化不是消灭农村

“父母在不远游”,这是中华民族千年流传下来的观点,然而在日益紧凑的现代化时代,对于背井离乡追寻梦想的人们,却不得不将厚重而浓烈的乡愁装进行囊,将思念寄托在春运时一张薄薄的车票上。

数据显示,上世纪90年代,我国小城镇人口曾占总人口的27%,至2010年已下降到20.7%。不可忽视的是,在我国进程中形成的三个“剪刀差”正加速农村人口外流:福利待遇城镇好乡村差、收入水平城镇高乡村低、生活条件城镇好乡村差。中国(海南)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说,破除了这三个“剪刀差”,乡愁才能更有寄托。

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提出,要以人为本,推进以人为核心的城镇化,提高城镇人口素质和居民生活质量。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要坚持自愿、分类、有序,充分尊重农民意愿,因地制宜制定具体办法,优先解决存量,有序引导增量。

“城镇化不是去乡村化,也不是要消灭农村。如果农村文明消失了,那么城镇化将是单调的。”农业部部长韩长赋近日表示,要加快农村公共基础设施的规划和建设,改善水、电、路、气、房,建设污水垃圾处理设施,搞好居住环境的绿化与美化。要搞好新农村建设规划,本着方便生产和生活的原则,合理调整村庄布局。“避免农民房子十年推倒重盖一轮。” 专家认为,要化解“小城镇留不住人,大城市人满为患”,必须以产城融合为基础,注重城镇产业经济的培育,增强乡村地区自我“造血”功能。逐步形成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、城市和农村合理分工、特色突出、功能互补的产业发展格局。

宁留空白不留遗憾

“给我一瓢长江水啊长江水,酒一样的长江水,醉酒的滋味,是乡愁的滋味。”这是诗人余光中笔下的“乡愁”。但如今现实却是,在狭隘的发展观下,一些农村早已被破坏得面目全非:污染“上山下乡”,河流“鱼肚翻白”,土壤“中毒日深”……这些“后遗症”正加速爆发。 “青山绿水才是美丽家园,千疮百孔的村庄、污水横流的县乡怎能唤起人们的乡愁?”建筑学家吴良镛说。

水泥森林林立、大厦鳞次栉比、“堵城”“雾都”接连出现……一些大城市也已不堪重负。显示,全国650多个城市中,有近400个缺水。

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要求,把城市放在大自然中,把绿水青山保留给城市居民,慎砍树、不填湖、少拆房,尽可能在原有村庄形态上改善居民生活条件……高度重 视生态安全,扩大森林、湖泊、湿地等绿色生态空间比重,增强水源涵养能力和环境容量;不断改善环境质量,减少主要污染物排放总量。

“宁留空白,不留遗憾。”环保部环境规划院副院长、总工程师王金南对记者说,“世界

上最美的城市都是依山而建、依水而建,我们的一些地方削山造城,即便是实现了高度城镇化,环境被破坏掉了又有什么意义?”

他说,生态环境是衡量一个城市是否宜居的尺度,也是衡量居民生活质量的尺度。今后的城市建设,要回到以人为本的本质上去。对于造新城,要从规划角度重新审视,避免破坏生态;旧城改造,也要划定生态保护红线,将湖泊、绿地等生态系统保留下来!与农村婶婶激情

远去的乡村 赵武松

从小生长在城市,我与乡村没有切肤之缘。在我想象的碎片里,乡村是麦浪滚滚的田园,是炊烟袅袅的土屋,是鸡鸣犬吠的天籁,是父辈们出生和劳作的摇篮。

在我看来,人们怀念故乡,眷恋乡村,更多的是出于对童年时光的怀想和祭奠,对生命中失落的珍贵片段的追溯。家乡的草木,儿时的玩伴,漂泊在外的离愁别绪,都是浓浓的乡村情结,割舍不断,挥之不去。而我,因为父辈来到了城里,自然也就没有儿时乡村的回忆,乡村,对我只是一个遥远的遐思,一个水墨画般的梦幻……

在城市生活的日子,我穿行于高楼林立的大厦,远离乡村,远离旷野,不谙农时,间或也会闹出错把麦苗当韭菜的笑谈。童年的天真,青春的浪掷,成年后的烦恼,都随着岁月的季节静静流淌。偶有机会下乡,也只是一个匆匆的过客,一个外来的旁观者。因为我知道,乡村不属于我,我也不属于它。

直到三十八岁那年,随父亲去了一趟他的家乡——一个离省城不足100公里,驱车一个多时辰便可抵达的村落。

村子背靠着一座小山,山上的泥土呈红褐色,种满了松树、槐树和枣树。一条泥土与碎石合成的小路,蜿蜒的连接着村外的世界。这是村里与外界唯一交接的小路,不知承载了多少代人的辛酸、喜悦和梦想。可能是因为与城区接壤,这里的风景谈不上清秀别致,既没有城市车水马龙,也没有穷乡僻壤的贫瘠寒碜,一切都是那么真实,那么淳朴,那么自然。湛蓝的天空,清澈的河流,微风轻拂,泥土芬香,村头几棵说不清年头的老槐树见证着岁月的沧桑。村后一堆堆金色的麦垛垒摞着农家的汗水和欢乐。房顶上缕缕炊烟讲述着日复一日的故事,屋前摇着蒲扇的老人拉扯着家长里短,散落在田间的庄稼汉在耕犁明天的光景,播撒春天的希望……

记得当时在村口迎接我们的是一位中年人,古铜色的脸上长满了大胡茬,一双粗壮的大手结满了老茧,褪色的灰布衬衫和高高卷起的裤腿上溅满了田间的水渍和 泥印,一副典型

庄稼汉的模样,把一个“土”字写在脸上,刻进骨子里。他看上去年纪与我相仿,父亲却让我叫他“栓叔”。父亲告诉我,村里人很讲究辈分,虽然 父亲是家族中的年长者,但由于辈分较低,我所见到的与我一般年纪的乡亲,居然都称父亲为“兄长”,而我却一律得叫他们“叔叔”或“婶婶”。这是几千年沿袭 下来的家族家规,没有人可以改变。随后,栓叔带我们去看了他承包的水田和鱼池,又去村西头的山坡上磕拜了长眠于故土的长辈。与农村婶婶激情

父亲十几岁就应征入伍,离家远走,后来他的亲兄弟和亲姐妹也先后进城学艺谋生。在家乡,老一辈亲人已先后逝去,原有的老屋也早已不复存在,对他来说,家乡本该没有太多的牵绊,唯有放不下的是他那份与生俱来的乡情。

听说父亲回来了,十几个我叫不上名字的乡亲都挤在栓叔家并不宽敞的堂屋里来看他,看得出,父亲在村里有很高的威望,乡亲们都很尊重他。父亲坐在堂屋中 央的木条凳上,如数家珍的叫着他们的小名:“砖头”、“瓦铄”、“憨砣”、“三狗子”……这些名字咋听起来很土坷垃的感觉,却又很有趣。后来才知道,村里 的上辈人在后生们出世的时候,就有意识的给他们起了一些“贱”一点的小名,寓意以后走到哪里都会无病无灾,好管好养。

村里人十分热情,客至拱手相迎,连我这无名小辈也被看作“稀客”,视为“上宾”,席间以鱼肉相待。饭桌上,父亲与乡亲们谈笑风生,从村官的选举到去年的收成,从谁家盖了新楼房到谁家的男人在外打工,谁家的孩子考取了重点大学……似有说不完的话,叙不完的情。

父亲虽在城里生活了几十年,至今乡音不改,听着他与乡亲们用浓郁的方言对话,我感觉特别有韵味,特别亲切。这个时候一句熟悉的乡音是最好的“见面 礼”,能立刻滋润心田,引起共鸣,拉近因地域而产生的遥远距离,远远胜过任何物质的馈赠。相比之下,我那正宗的“汉腔”显得有些生硬和逊色,与这乡音格格 不入。所以,我更多的时候是用点头或摇头来回答乡亲们的问题,不是我不善言谈,而是不忍心冲淡这浓浓的乡情、乡音……

在乡下,我是城里人,而在省城,我一直把自己看作异乡人。记得刚到机关的那年,我曾经为听不懂来自各地的方言而苦恼,为没有自己的“老乡圈子”而失 落。听到身边同事见面时的方言对白,常常让我处在“莺歌燕舞”的包围中,说真的,我渴望有自己的家乡,渴望能说一口地道的家乡话……

晚饭后,我们要赶回城里。栓叔将一包自家树上种的枣子塞在我手里,送我们到村口。这时,寂静的村庄已经燃起了灯火,温柔的月光轻拥着大地,远处传来几声犬吠,草丛里不知名的昆虫阵阵呢喃。这个夏夜,乡村的精灵都在以它们独有的方式证明着自己才是夜间的主人,而我,不过是偶尔驻足的游子,即将离去。与农村婶婶激情

月色下,栓叔拍着我的肩:“你要记住,这里是你父亲的家乡,也是你父亲的“根”,你就是这“根”下的“根须”。不管你将来在哪里,都不要忘记它,都要回来看看。”听着这番话,我突然感觉栓叔是那么“洋气”,那么时髦,那么可亲可敬。从那天起,我知道了我也有自己的乡村,自己的根。我在心里埋怨父亲:为什么不早些让我知道,为什么不早些让我回来。

回省城后,对于养育过父亲的乡村的牵挂一直在心底延伸。这种牵挂已不限于零距离的走近它,而是渴望了解它的民风、民俗、民情,了解它的厚重的历史和未来的发展。终于,在当地同行的帮助下,我从一本县志里了解到乡村深厚的文化底蕴。这里曾是一片地灵人杰,

菁英荟萃的热土:春秋战国时期的俞伯牙遇知音钟子期在这里成就了一段千古佳话;明兵部尚书戴金,清康熙皇帝之师熊伯龙,清代大书法家宗彝,现代书法大家王南舟,汉剧表演艺术大师吴天保、陈伯华,独臂将军蔡树藩,红四方面军政委陈昌浩,全国政协副秘书长张执一,中国的“保尔”吴运铎,“两弹一星”功臣朱光亚都先后从这里走出……

这是一座普通的村落,一个楚文化的缩影。与农村婶婶激情

前年的一个夏天,我携妻女回到乡村。时隔几年,乡村惊人的变化着实让我瞠目,与我第一次见到的情形恍若隔世。原来尘土飞扬的泥泞小路早已不见踪影,京珠高速、汉蔡高速从乡村的周围交叉而过,一条柏油马路贯通村头村尾,以“知音故里·莲花水乡”为文化主题,展示当地习俗民情、文化风貌的民俗文化区已初见雏形,乡村周边正在自发形成一种由农民利用自家院落,依傍的田园风光和自然景点,以低廉的价格吸引市民前来吃、住、游、玩、购的旅游形式,当地人通俗地称之为“乡村休闲游”。如果说多年前的乡村记载了我蹒跚的脚步,眼前的这座村落真的呈现出“戏剧性”的变化,充溢着现代乡村的气息,让人叹为观止。

我多少有点失望。也许,我想要寻找的是土砖瓦房的憨厚,想要看的是粘有泥土的小路,想那存于心中久违的质朴……这样的要求,对于生活在这个地方的乡民们是不公平的,他们祖祖辈辈努力摆脱的不正是黄泥巴土砖房么?

在钢筋混凝土中呆腻

与农村婶婶激情由小学生作文网(www.artbybryna.com)收集整理,转载请注明出处!原文地址http://www.artbybryna.com/huati/shuqing/215272.html

文章评论
Copyright © 2006 - 2016 WWW.artbybryna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小学生作文网 版权所有

奇幻城app下载